破解steam平台·荐读再战阿拉比诺,你不知道的细节全在这里,拿走不谢!

   日期:2020-01-11 13:51:46     浏览:2678    

破解steam平台·荐读再战阿拉比诺,你不知道的细节全在这里,拿走不谢!

破解steam平台,文 :乔晖、李月飞、张文举

2015—再征阿拉比诺

梦想·责任·使命·担当

mengxiang·zeren·shiming·dandang

7月22日,乌鲁木齐迎来42摄氏度的酷暑高温。地窝堡机场,来自我军海陆空部队的12支队伍在烈日下庄严肃立,他们将在这里与祖国挥别。

空军派出的伊尔76运输机早已等候多时,年轻的中国军人们将飞赴俄罗斯,参加在那里举行的“2015国际军事比赛”。

这是我军历史上首次大规模派出代表队,赴境外参加军事比赛。

在身着各色军服的代表队里,由旅长王向东带领的南京军区装甲某旅“坦克两项”队最为扎眼。不仅因为人多,还因为去年他们作为我军唯一的代表队,首次参加俄罗斯阿拉比诺举行的“坦克两项”赛就勇夺第三名,在坦克强国中引起不小的震动。

今年俄罗斯“国际军事比赛”扩容,增加到“航空飞镖”“炮兵设计能手”“里海赛马”“安全环境”等12个项目,涉及炮兵、装甲、工兵、防化、特战等12个兵种。我军从容自信派出12支队伍,自带国产主战装备,参加全部项目的比赛。

“坦克两项”作为传统项目,今年扩大到13支队伍参加,是参赛队最多的比赛。主办方俄罗斯煞费苦心,将“坦克两项”首场比赛和决赛分别作为“国际军事比赛”的开幕式和闭幕式,其重视程度可见一斑。

军机轰鸣,云海苍茫。在老地方阿拉比诺,有一场老对手之约。

重逢却是新的开始。王向东和队员们心里装着一个目标——“保三争二冲一”。

这,是军区首长下达的一道军令!

“来了!我们来了!”

看到熟悉的赛道,熟悉的宿营地,还有明媚的蓝天、成片的白桦林,老队员们既兴奋又亲切。

车长吴荣任用“想念”来形容自己的心情。靶区没有变,只是靶位调整了;赛道在哪里,有几个弯,都没有变。变的是中国军人的心境,他们不再像第一次那样紧张甚至是慌乱,他们充满了信心,要在这里为祖国和军队续写新的荣光。

“这次我们要按照自己的节奏来。”去年在比赛现场被主持人调侃的代田财,曾给媒体放过一句狠话,“再来莫斯科,我要让对手连我车屁股后面冒的烟都看不见。”这次,他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病痛前来赴约。他所说的节奏,就是队伍比赛的指导思想——稳、准、快!

这是从经验教训中提炼出的真知灼见,也是针对装备性能特点定下的战术思想。

“坦克两项”赛,说白了是中国制造的96a大战俄罗斯生产的t-72b。因为只有中国军团使用自己的装备,其他12个参赛队都使用俄罗斯提供的坦克。虽然在马力、速度上96a都无法超越t-72b,但我军坚持使用国产主战装备,目的在于检验它的实战性能,并继续自主创新、持续发展主战装备。这是我军自带装备前来参赛的题中之意,也是对去年全军装备工作会议精神的坚决贯彻。因为中国军人相信,战场上的胜利绝不是装备的单打独斗,人装合一才是王者之道。

今年正月初六,旅长王向东就把队伍拉起来。不久后,20多个车组一头扎进皖东训练基地,只争朝夕备战出国选拔。这次依然是最出色的4个车组胜出。

不止中国这样刻苦备战。去年比赛一结束,哈萨克斯坦就开始集训,并于今年6月专门邀请中方进行了中哈联训;亚美尼亚、印度、蒙古等国也进行了强化集训;俄罗斯先是由军区集训,再交由总部组织选拔,并对t-72b进行了改进。很多国家都高度重视“坦克大战”,这与中国的参赛密不可分。

吃一堑,长一智,是老祖宗的教诲。去年回国后,王向东向总装首长专题汇报了96a的情况——比赛期间发生故障25起,几乎天天、每场都有故障,维修两个通宵,甚至是更换了坦克发动机。

只有实战中的教训才能转化为打胜仗的经验。96a生产厂家蹲点训练基地,看训参训研训,就官兵反映的坦克机动性、加速性、可靠性等问题进行升级改造。

今年4月20日,距离出国参赛还有3个月,96a的改进型96a1正式交付部队,大家乐坏了。

“你从坦克轰油就能感觉出它的力量。以前是闷不作声,现在一踩油门就像小老虎一样,嗷嗷直叫。”高工穆江超对这铁疙瘩爱由心生。

几乎每款知名坦克都有它的改进型,俄罗斯的t-72已经改进了30多次,这次参赛的是t-72b3m改进型,俄罗斯将其下反式火控系统改成了上反式,瞄准速度更快了。而中国也通过参赛促成了96a的加速升级,使我军首次拥有了96a1型坦克。虽然较对方75公里/小时的速度仍有很大差距,但59公里/小时的速度已比以前提高了一大截。

“我们跑不过人家,就要把稳放在第一位,不要出太多装备故障;要在射击上追分,争取发发命中;最后是在补弹、射击、过障等各个环节减少耗时,弥补速度上的差距。”

这就是王向东“稳、准、快”战术思想的由来。

7月29日,所有参赛队第一次被安排场地适应性训练,但只能跑一圈。对于这唯一的一圈,各队倍加珍惜。

去年比赛中,因路面铺满拳头大小的石块,坦克转弯时履带容易夹石脱落,今年场地转弯处全部改为水泥路面。正是这次试车,让中国队及时发现了隐患。

亚美尼亚坦克全速轰鸣通过转弯处,不料打滑侧翻,吓坏了所有人。而中国坦克以5挡最高速度通过转弯时,也发生了履带脱轨。

晚上开分析会,平时严厉的王向东一反常态,他没有熊人,而是乐呵呵地告诉大家,今天这个故障真是出得太好了!首先,这提示我们,通过转弯绝对不能用5挡的速度;其次,赛前脱轨达到了我们“示弱”的目的,避免对手和裁判过度关注。

坦克与坦克的较量,虽然是冰冷的庞然大物间的厮杀对决,但绝不是没头脑的“钢铁碰撞”,其间充满了战争的智慧与指挥的艺术。

剑不如人,剑法必须高于人。

本届“坦克两项”赛相比上届,在赛制上有了较大调整。去年中国队靠体能第一,翻盘杀进决赛,这次取消了体能赛,增加了测试坦克速度和耐力的接力赛。这对96a1是个不小的考验。

第一阶段是单车赛,7公里一圈,跑两圈半,火炮、高机、并机各进行一次射击,途中还要过障,前8名进入半决赛。半决赛和决赛都是接力赛,每队3个车组使用同一台车,接力跑圈,并进行射击和过障,半决赛决出的前4名进入决赛。

王向东和他的智囊团运筹帷幄,借鉴田忌赛马的智慧精心谋划出场轮次。一场好戏即将上演。

8月3日,阿拉比诺靶场彩旗飘扬,人声鼎沸,人头攒动。这是“坦克两项”第一阶段中国队的首场比赛。有着浓厚国防情结的俄罗斯群众和世界各地观众云集靶场,孩子们脸上涂着五颜六色的国旗图案,手中挥舞着小彩旗,为比赛增添了一抹温馨。

中国队依次出战的3台车组是908、608、708。相比去年,车组编号为806、807、808、809。这里有什么奥秘呢?

王向东微微一笑。原来,这个装甲旅军事训练最过硬的连队是八连,取八连战斗精神和6、7、9吉祥数字,于是就有了这样的编号。

比赛开始了!

车长侯鹏、炮手陈小龙、驾驶员代田财组成的908车组率先出战。他们这匹“马”求的是稳。烟尘翻滚,坦克瞬间隐匿其中。观众们通过赛场上的显示大屏,可以观看到每辆坦克过障和射击的精彩画面。

908不负众望,跑出29分21秒的成绩。这个成绩在最终39个参赛车组中排名第14。

接下来的两天比赛中,由车长吴荣任、炮手李志强、驾驶员王明亮组成的608车组,担负起“拼一下”的任务。这个组只有吴荣任参加过上届比赛,是以老带新的阵容,但队员们不怯场,发挥出色,跑出28分26秒的好成绩,位列第11。

708车组是被寄予厚望的“大黑马”。车长王春卫、炮手王欢、驾驶员张越全是上届参赛队员,旅长要求他们一定要快,跑出96a1的最快速度。

“黑马”就是要一黑到底,三人联手书写了96a1服役生涯的壮美传奇!

708车组在亚美尼亚坦克驶离2分钟后放行出发。车组秒秒必争,当进入最后一个靶位阵地时,发现提前出发的亚美尼亚竟然还未完成射击,车组乘员顿时信心大增。亚美尼亚也通过指挥所得知中国车组紧追不放,两车相距不到200米。可能是急于甩掉中国,亚美尼亚在转弯时速度过快,发生侧滑横停。708车组驾驶员张越见状,果断从内侧切入超车。全场一片欢腾!

离终点线就差一个反坦克壕了。张越集中精神,脑子里迅速盘算着:通过这个反坦克壕后将是一段直道,96a1在直道上是绝对跑不过t-72b3m的,取胜的唯一机会就在这个壕沟了。

这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,赛后张越也一直没敢向领导汇报,直到记者采访,他才和盘托出。

备战时有明确规定,过反坦克壕,下坡用3挡,上坡用5挡。因为下坡过快有可能使炮管杵到地上。张越情急之中做出决定——5挡下、5挡上。成败在此一举!

当他冲出壕沟时,车里的两位战友甚至没有觉察到他使用了全速。直道上,t-72b3m紧追不舍,96a1向着胜利风驰电掣!

当中国队领先亚美尼亚一个车身率先到达终点时,全场一片欢腾!看台上许多华人华侨挥舞着五星红旗奔跑,观战的中国军人拍红了巴掌,队员们紧紧拥抱走下坦克的708车组乘员。

从来都是我们被追着跑,这是96a1第一次超越t-72b3m!这份荣耀将被永载史册。因为了解坦克的军人都知道,这太不容易了,简直就是奇迹。

记者采访张越,问这次胜利是人的胜利,还是装备的胜利?他斩钉截铁回答:是人装合一的胜利。

708车组以27分39秒的成绩最终排名单车赛第3名,使中国队以综合成绩第3稳稳进入半决赛。

如果说第一次参赛的胜利是小伙子们关键时刻靠体能拼出来的,那么第二次参赛的胜利,靠的是智慧、经验和科学周密的组训。

第二次备赛,皖东基地就建成了模拟阿拉比诺赛场条件的训练场地。队员们凌晨3点起床检查车辆,5点就要打响;早上一个单车赛,下午一个接力赛。

队里还采取了一系列科学组训方法:将去年比赛成绩分解成一条条一项项,和俄罗斯进行对比,失分在哪里,得分在哪里,从一分一秒中寻找突破点;制订精细化训练方法,从登车、补弹、停车、起步、射击、过障一个个环节抠起;数据化训练,运用测风仪、测温仪、测距仪采集数据,分析训练;研究式训练,以前打不上靶要让队员分析下原因,现在打上了还要再深挖两锹,说说为啥能打上;军民融合式训练,请96a生产厂家现场观摩,帮助分析查找原因;模拟式训练,在沙盘上推演,在实地上试验,上下坡用什么挡?拐弯用什么挡?被超车怎么办?有机会超车怎么办?……科学组训和实战经验,以及焕然一新的装备,让队员们信心大增。

成绩是靠汗水和拼搏换来的,没有超常的付出,怎会有丰硕的回报。驾驶员代田财和炮手王欢,出国参赛前都已列入提干名单,这对于两名上士老兵来说是多么宝贵的机会。因为兵当到这个年份,若不是因为出国比赛基本上不可能提干了。可就在体检时,两人身体上都发现了一点毛病,不得不遗憾地错失军官梦。

军医要求代田财住院治疗,他在病床上寝食难安,想到队友们在紧张备战,听到电话里他们讲谁和谁一个车组、搭档得怎样,心里就像有千万只蚂蚁爬过。如果再不回去,很可能连出国参赛的机会都没了。代田财恳求主治医师放他出院,医生叹气:你真是为了训练不要命了。

重返训练场,代田财挎包里每天都装着药,一边吃药一边训练。药物反应让他经常恶心呕吐,一天车开下来,浑身虚脱,汗湿衣衫。

记者问两名老兵有没有遗憾?代田财说,除了运动员,恐怕没有多少人能代表祖国两次参赛了,这是我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,我还有什么可遗憾的。王欢说,与那些一直陪着我们训练、最后落选的战友相比,我没有遗憾了,我要代表他们去完成为国争光的使命。

赛前的“示弱”,使中国队避开了不少来自裁判的麻烦,但还是以出色的发挥被老对手紧紧盯住。

第一阶段比赛结束,队里的俄罗斯翻译告诉王向东,在俄方进行的部署分析会上,提出“中国是我们最重要的对手,虽然车速慢,但是目前唯一完美通过全部障碍的队伍。”

的确,上届比赛由于车辆故障不断,驾驶员无比挠头。但这次比赛,车辆性能稳定,使驾驶员发挥出了最佳技战术水平,几百次过障、几千次通过限制杆,无一失误,堪称发挥最完美的环节。

但是也略有遗憾,射击没能复制上届的荣光。上届比赛,96a打出了92.8%的命中率,突破该型装备命中极限。本次比赛,直到赛前两个月才通知只能使用初速低于1000米/秒的弹种。这之前中国队一直使用穿甲弹练习,因为它初速高、射击精准,并且不爆,省去了排哑弹等诸多麻烦。接通知后,队伍不得不紧急改用破甲弹,加之火控系统改进还不够完美,队员求胜心切,种种原因造成了射击上的遗憾。

经过休整,8月13日上午,阿拉比诺迎来8支队伍参加的半决赛。

铁甲轰鸣、铁流滚滚、烟尘漫天。中国的908车组还是打头阵率先出场,然后708接棒,608跟上。

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。队伍严格贯彻“稳、准、快”的指导思想,和自己比,和自己拼。

96a1如出山猛虎,快速、准确、顺利通过涉水场、雷场、土岭、车辙桥、侧倾坡、崖壁、反坦克壕等障碍,坦克炮、高射机枪和并列机枪精确命中目标。

这是一次酣畅淋漓的胜利,车辆争气,没有出一次故障;队员争气,没有出一次失误。人装合一、协同顺畅,队伍最终以综合第2名的优异成绩,携手俄罗斯、塞尔维亚、哈萨克斯坦进军决赛。

在单车赛进行期间,王向东接到了上级电话,他已经被擢升为宿迁军分区司令员。

王向东按捺住心中复杂的情绪。他意识到,这可能是军旅生涯中最后一次领兵打仗了。从一个农民的孩子成长为作战部队副师级指挥员,没有组织的关心培养,他不会走到今天。可是即将告别作战部队,他的心中又有万千不舍。

没有队员看出王向东的情绪,其实这是他最后一次部署比赛方案了。王向东气定神闲,带领队员们分析决赛对手和可能出现的情况、应对的办法。

宿营地的小楼里,灯影绰绰,人影晃动。几小时后,曙光初现,又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
8月15日上午,是“坦克两项”赛的决赛,也是俄罗斯“2015国际军事比赛”的闭幕式。4万多名观众如潮水般涌来,连过道里都坐满了人。已经结束其他比赛的中国代表队也来到现场,为“坦克两项”队加油鼓劲。

这是实现首长“保三争二冲一”军令的关键时刻。鼎沸的人声和求胜的压力,慢慢袭上队员心头。

天气渐渐阴沉,起风了。开赛以来一直表现颇佳的装备不知什么原因,也不适时宜地捣起乱来。

第二个车组接车后,才过了土岭,车辆就趴窝不动了。驾驶员张越果断要求换车,备用车组驾驶员赵家新飞速送车。不只是中国队出现了意外,其他三个队也是状况百出,有陷入水塘的,有射击打不出去的,一时间纷纷换车。这一阵忙乱,竟使场外看不出谁领先谁落后了。高工穆江超盯着大屏眉头紧锁,一会看不到中国队的身影,他就担心是不是又出状况了。

当中国队第三车组冲出反坦克壕,越过终点线时,没人敢庆贺,因为不知最后的结果。直到裁判组传来“第二名”的成绩时,队员们才欢呼雀跃、喜极而泣。

“我们胜利了!我们超越自己了!”

暖暖的阳光洒落在姑苏水乡这座营院里。距离那场比赛已经过去一个多月,王向东和队员们还在忙着收尾工作。

王向东说,两次参赛让我在思考实战的标准是什么?坦克三大专业训练的标准是什么?虽然我这个首任旅长的使命已经结束,但这仍是我们必须认真总结的。

穆江超说,装备最难的就是发现它的上限。“坦克两项”赛对于我们继续改进96a,有非常大的推动作用。

王春卫说,两年比赛使我离开连队太久,对连队了解太少。作为八连副连长,我现在只想赶快融入我的连队。

陈小龙和张越提干去装甲兵工程学院上学了,他们说,参赛让我们开阔了眼界,看到了外军的训练水平。我们盼望赶快学成归来,再为团队作贡献!

……

一位将军全程关注比赛,并亲自送行、迎接“坦克两项”代表队。获悉赛果,他欣然为官兵们赋诗一首《钢甲铁旅建功勋——再战阿拉比诺》:

姑苏精兵赴戎机,阿拉比诺鏖战急。

战车错毂愈添勇,枪炮骤响弹洞壁。

铁旅再披征战衣,万里赴俄鼓鼙疾。

铁骑骁勇技盖冠,霜锷沥胆血性溢。

沙场横戈狂飙起,赫赫钢甲一面旗。

殊勋已彰从头越,功名唯有国家取。

是啊,殊勋已彰从头越。使命结束了,谁又能说不是一个新的开始呢?

(部分图片来源于互联网)

「人民前线」(微信号:njjqrmqxb)

投稿邮箱:rmqxbs@163.com

编辑丨乔晖 朱明明 郭剑 赵志勇

刊期:182期

感觉精彩,点击下方大拇指支持一下吧!↓↓↓

 
 
随机推荐

推荐新闻
热门新闻